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贺卫方 > 微言集(之四)

微言集(之四)

微言集(之四)

贺卫方

 

【李提摩太批评清政府】1871年,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从山东到东北旅行,对于当时中国情况有细致的描写。如说“政府对老百姓的安慰漠不关心,难怪农民都认为,每个冬天付给土匪们一笔保护费是合算的,那会使他们能够安全旅行”。那个时代旅馆的情况也是令人痛苦不堪。“我们和另外三十七个人挤在一张大炕上,其中一个是女的。看到民众由于政府管理不当而遭受痛苦,而那些正在改善现状的人被政府视为叛乱者,我们感到,地球上这个黑暗的角落,确实充满了冷酷和残忍。在启程返回牛庄时,我们怀疑是否有那一天,这块……从许多方面都可以说是‘流着奶与蜜’的土地,会被妥当地加以管理,这里的人民会过上一种幸福昌盛的生活。”

微言集(之四)
 

【芮恩施评袁世凯】P. S. Reinsch1913年出任美国驻华公使前是政治学家,他评袁“对于共和政体的原则没有真正的认识和了解,对国会……尤其是对国会内的反对派的职能和用处,也同样没有真正的认识和了解。他只把这些当作必然有的恶事而接受下来,但认为其应用范围越小越好。”袁氏还能够容许反对派的存在,后世的国会或人大压根就没有任何体制性异议力量得以生存的空间了。

微言集(之四)
 

【陌生的前门】虽住北京,但约十年没到前门(也包括天安门广场)了。2月15日中午在正阳门南侧一家名为Capital M的饭馆吃饭,饭后略逛街道,已面目全非。大街改为步行商业街,假造的民国式建筑冷酷而混乱。两侧深处还在拆迁和改造,大兴土木。不知内城区这样旧貌换新颜之后是否会变得愈发平庸恶俗而不近人情。

 

【有机成长的城市】假如城市土地属私有,每个所有权人均可从长计议,把土地之上的房屋建得既牢固,又富于个性。当然不排斥整体规划,但整个城市是依市场逻辑和人性趋向而建,而不顺从政府和房地产商的意志和拙劣审美观。土地国有和强制拆迁导致短期行为和政府强力的恶性循环,建筑之美荡然无存。

 

【兵连祸结降低建筑品质】莫理循感叹中国除皇宫外没有辉煌舒适卫生之住宅。所以如此,地权之外,尚因战事频仍。想到战火中再好建筑也灰飞烟灭,不知几时又要打仗,则最现实享受莫过于吃。这可解释吾国烹饪何以如此发达。近世西洋以民主宪政确立权力之合法性,无需以暴易暴,最值借镜。图:拳乱后之前门

微言集(之四)
 

【义和团史实】关于义和团的微博让某些人气势汹汹。征诸史实,据北京地方志编委会编辑《北京风物图志》,1900年6月16日,义和团火烧老德记洋药房,火借风势蔓延,从廊房头条到西河沿,从珠宝市到煤市街无不火光冲天,一直燃至前门大街,使正阳门箭楼焚毁。火烧一昼夜,约4000多户民房铺户被烧毁。

 

【海尔冰箱】昨天(2011年2月20日)在北海道看流冰景观,夜宿川汤温泉宾馆。房间里居然有海尔冰箱。不避为海尔广告之嫌,贴图一张。上面电视正放NHK制作的一个很好的专题片,关于网络如何改变了北非那个文明古国的政治,穆老爷黯然下台。该片对于网络信息具体内容和影响分析甚祥,令人产生很多想象。

微言集(之四)
 

【官员对国家之忠诚】假如政府常违反自己所定法律,一味以维护自身利益为念,腐败盛行,侵害民权,同时又满口高调,以为如此就能够稳定人心与社稷,在民智已然开化之今天,此不啻白日梦幻耳。比较中日现代化,日本官僚群体恒以国家利益为先,齐心协力,且不尚空谈,勤勉务实,遂有明治与二战后之成功。

 

【胡适忌日】胡适逝世纪念日。1962年2月24日,胡先生在中研院院士会议演讲时,一杯在手,溘然逝世。随时间推移,我们愈发看到,胡适是20世纪中国最伟大人物。借余英时先生之意,他的学术或有可商之处,但他对于中国政治法律走势的追求及其人格却长垂人间。

 

【北大图书馆所藏胡适遗留藏书】2007年我曾粗略看过,真正如入宝山,美不胜收。可惜他藏书中的善本归国图,手稿在社科院近代史所。更遗憾的是,所有这些都没有向公众开放。中国图书馆所谓藏书,真是把书藏起来不让人看。

微言集(之四)

 

【儿童乞讨事】有人说:贫穷父母为求生计,有权利携自家小儿乞讨,该自由不受干预。对自由不应作这种理解。考虑乞讨给儿童心灵带来的终生影响,考虑到作为限制行为能力的儿童之选择尤其放弃教育等重大权利之选择应推定无效,更因为政府有责任确保每一个未成年人温饱和受教育的权利,儿童乞讨当禁止。

 

【驳儿童乞讨有理说】有人说:在相关制度未建立时,否认儿童乞讨势必将贫穷家庭逼上绝路。这难道不正说明网络呼吁政府承担应有责任乃功德无量之事么?再说,对携自家小儿乞讨之核查与禁止带来的应是对贫户生机的扶助而非简单禁止了事,也会带动对恶意丐帮帮主的制裁和受难乞儿的解救,此即政府义务呢。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