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贺卫方 > 文章归档 > 2011年四月
2011年04月29日 23:21

《财经》读者日答网友问

《财经》读者日答网友问

贺卫方

各位网友好!我很荣幸,能够参加这个方式独特的读者日。我虽然不大懂经济和财政,但是《财经》杂志却是自己很喜欢的刊物,也算是刊物的一个老作者了。财经的一个一以贯之的特色就是关注法治。很高兴,能够与王建勋教授一起。假如敏感问题,建议大家多问他。呵呵。

@尹朝辉:向@贺卫方 提问:在当下社会文化下,单独的以经济、法治可以支撑(诠释)吗?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28日 11:35

律师与正义

律师与正义

在人民大学律师学院论坛上的点评

贺卫方

今天我们的论坛上午、下午总共两个半天,上午的日程安排不少官方发言,因此,我靠近中午的时候才过来。在下午的这一场,我们实实在在的听到了来自一线的几位非常卓越的、富于见地的律师们的一些精彩的言论。

赵霄洛律师曾经在政府机关工作过,在律师业又有很深厚的经验积累。我今天非常意外他是从回归马克思主义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25日 12:38

1966孔子墓蒙难:坟冢被掘 圣贤头颅被当球踢

1966孔子墓蒙难:坟冢被掘 圣贤头颅被当球踢

1966孔子墓蒙难:坟冢被掘圣贤头颅被当球踢

刘炎迅

2011年01月07日10:37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http://history.people.com.cn/GB/205396/13676698.html


      墓穴被挖开,孔子第76代嫡孙、衍圣公孔令贻的尸体跟着被拖了出来。孔令贻是孔林掩埋的最后一位“衍圣公”,这是孔子嫡系长子长孙的封号,自宋代起就世袭爵位。

尚未腐败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22日 16:50

陈有西:这是法治中国的胜利(转载)

这是法治中国的胜利

陈有西

贺卫方按:转载陈有西律师文章一篇,以为今天这起审判的纪念。由于决策过程法院的不独立情况和本案巨大的影响,我们现在还无法判断究竟是怎样的因素导致了今天这样的结果。无论如何,斯伟江、杨学林两位律师掷地有声、有理有据的辩护具有难以撼动的坚实感。这种情况下,如果江北区检察院依旧执着的起诉而非撤诉,法院坚持判决,那么结果将导致把这次荒唐指控和判决更清楚地展现在世人面前。当然,比检察院撤诉更符合法治要求的做法也许是法院判决检方败诉,宣布李庄无罪。众所周知,在体制上,这样的结果实在是不大可能的。

最值得欣慰的是,我们生活......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20日 17:42

Trial in China Tests Limits of Legal System Reform

Trial in China Tests Limits of Legal System Reform

By IAN JOHNSON

Published: April 19, 2011

http://www.nytimes.com/2011/04/20/world/asia/20china.html?_r=1

BEIJING — In a case that has galvanized lawyers across China and provided a window into how the next generation of leaders may view the country’s fragile legal system, a defense lawyer went on trial Tuesday charged with fabricating testimony in favor of his client.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9日 14:38

[转载]一份祸国殃民的自供状!

转一下,不说什么了。
原文地址:一份祸国殃民的自供状!作者:山风

一份祸国殃民的自供状!  

评贺卫方《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7日 15:57

A Letter to the Legal Professionals in Chongqing

A Letter to the Legal Professionals in Chongqing

He Weifang | Posted on 2011-04-12

贺卫方按:近悉香港大学“中国媒体项目”已经将我致重庆法律界的公开信翻译成英文,发表于该机构的网站上。译文有极个别节略,我也做了几处修订。这里也转载一下,并表达对该机构的谢意。

http://cmp.hku.hk/2011/04/12/11481/

Dear colleagues in......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7日 01:54

西南法律人的精神(下)

西南法律人的精神(下)

西南法律人的精神(下)

贺卫方



 

扎实而严谨的学风

我们西南政法大学的精神和风格中的第二个特色,是一种对学问、对事业扎实、严谨的风格。西南政法,我们刚才说它比较偏,它没有什么接触外界的交流的机会,像我现在所在的北京大学,简直可以说是像是一个超级百货商场,人来人往。你要是想听讲座的话,你简直可以说每天都可以听各种各样的讲座。绍彦你现在也在那儿读博士,是不是也深有体会?北大的学生......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7日 01:45

西南法律人的精神(上)

西南法律人的精神(上)

西南法律人的精神(上)
贺卫方

贺卫方按:这是我于2003年3月24日在西南政法大学渝北校区为大一同学所作的一场讲座的整理稿。讲座由西南法学论坛和新校区管委会联合主办,张绍彦教授主持。原来的题目为“西南政法大学的精神”,现改做这个题目,同时也对一些文字作了一些修改。在这里,我要感谢绍彦教授的热情邀请和主持,同时向陶窬同学致谢,这么长的一篇讲座,他对着录音机一句一句地整理,其中的耐心和辛劳实在是应该得到诚恳的感谢的。因为是给母校的学子讲,不免有游子的特殊情感在,也不乏激发学生对母校情感的话语,某......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7日 00:17

[转载]致刘仰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原文地址:致刘仰先生的一封公开信作者:谭敏涛法律农场

致刘仰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文/谭敏涛

按语:在贺卫方教授在博客中刊出《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一文后,网络转载率和评论率都颇为高涨,在贺文刊发之后,文化学者......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6日 14:23

方绍伟:致刘仰、贺卫方的一封公开信(转发)

致刘仰、贺卫方的一封公开信

方绍伟

贺卫方按:我致重庆市法律界的公开信发表后,引起了很多评论。刘仰先生与我商榷的公开信我曾在微博里推荐,这里转发方绍伟先生针对刘信的公开信,以广见闻。重庆所发生者,事关中国未来走势,理应得到各界关注。我期盼无论持怎样观点,都认真说理,而不是像文革文风那样以扣帽子打棍子为能事。方绍伟公开信的链接: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204619

刘仰公开信的链接: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204513

————————————————————————————————

“认理不认人”是我的一贯主张。......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2日 12:51

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

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

——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

贺卫方

尊敬的重庆市法律界各位同仁:

一年多来,我一直想写一封公开信与各位交流一下关于重庆“打黑”的看法。不过考虑到自己在博客等媒体上对于某些事件已经作出过不少评论,担心“说三道四”,饶舌惹厌,也就作罢了。但是,最近重庆的某些走势令人颇感焦虑,如鲠在喉......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1日 16:15

药家鑫:一起命案引发的法理与民意

药家鑫:一起命案引发的法理与民意

贺卫方

作者按:本文发表在最新一期《南都周刊》上。我原来的标题是“关于药家鑫案的一封信”,也许平淡了些,发表时编辑改为“要以群众狂欢的方式处死一个人吗?”吸引眼球的效果很明显,但是也很有些“标题党”的意味,冲淡了文章所追求的理性倾向,也激起不少只看标题的读者(或“不读者”)的怒火。我把由于篇幅关系删去的文字增补一下,取了现在这个标题,发表在这里。《南都周刊》发表稿链接: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0日 23:41

无题(微言集之六)

无题(微言集之六)

贺卫方

【一个建议】法律以及法学界人士此刻是否稍微节制对于药家鑫案件的议论,尤其是如何量刑的议论?在终审判决作出之前,我们能够做的只是观察。当然,如果发现程序有瑕疵,必须指出和批评。其他事项则宜注重维护司法的独立性。这个道理也适用于媒体,希望媒体能够客观、中立和平衡报道。

【诚是两难】建议法律人慎议药家鑫案之微博发出后,有网友提出异议,认为本国司法根本未独立,民间议论更显重要。我也同意,若邓玉娇案没有千万网友齐声吼,怕是早以故意杀人被判死刑了。但同时,网议纷纷也使特定案件影响巨大,政法委必插手其间,以维稳维形象,加大法外因素......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06日 17:01

微言集之五:北京治堵

微言集之五:北京治堵

微言集之五:北京治堵

贺卫方



 

【北京治堵策之一/中央集权】北京堵车,似成不治之症。困难在于只关注车与路,无视体制根源。治堵之策宜放眼全局,首当其冲者乃政治制度。集权导致凡事必诉诸中央,所谓“跑部钱进”,县级政府亦设首都办事机构,外地车辆满京师,平时交易,年节进贡,堵车遂成家常便饭。地方事项地方定,何须事事跑北京?

【北京治堵策之二/大院问题】北京堵车,重要原因之一是许多机构均热衷深居大院。试看沿长安街从南池子到六部口,两公里多,北侧有几条路通行?不仅中央机关,军队、事业机构、大学等也都院墙高耸。西国机构多仅居楼中,楼下周边皆通衢大道或畅通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