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贺卫方 > 虎年鹤踪之再访伊犁

虎年鹤踪之再访伊犁

虎年鹤踪之再访伊犁

贺卫方

2011年第一天,我走出了伊犁火车站。火车到站时间是北京时间上午八点一刻,但是天还是漆黑一团。如果依照本地时间的话,这时还不到六点。老朋友桓金良先生和他的同事耿小强先生来接我,小侯开车,先到一家早餐馆吃早饭,之后就开往伊宁县萨木于孜乡。伊犁此前刚下了一场大雪,气温降到零下二十七度。一路上饱览冰天雪地的塞外风光。 

表姐家的房子

这一次主要是来看望表姐和姐夫。表姐在六十年代末来到新疆,投奔先前已经来到的大舅一家。后来表姐结识了学医出身的姐夫,他们就定居在这萨木于孜乡下萨木于孜村。姐夫是莱西人,很小就来到这里。他在维族人聚居的上萨木于孜村开设了私人诊所,为维族人和其他附近其他民族的人们治病疗伤。因为为人善良,认真负责,加上说得一口流利的维语,颇受这里的人们尊重。

夏天的时候,表姐家的院子里瓜果飘香

虽然不是“风雪夜归人”(是白天来的),不过我的到来还是让表姐非常激动。在这远离家乡的地方,亲人的来访是那么宝贵。在伊宁的儿子儿媳也回来了。一家人围桌谈话,家庭往事,创业的艰难,远离亲人的孤独,快乐的,悲伤的,说个没完。小型锅炉里的煤熊熊燃烧,炉子上的奶茶冒着热气,茶香弥漫的温暖房间里……

伊犁师范学院的教学大楼和科学会堂

三号上午,桓先生等陪同,来到伊犁师范学院参观。这是中国境内最西端的一所大学了。教务处的曹老师和法律系的马老师带着我们游览冰雪中的校园。这是一座很精致的校园,曹老师给我们介绍学校各学科发展的情况,这里已经有三十多个本科专业,其中哈萨克文化研究已经形成了很好的传统。校园大雪覆盖,我们只能想象春天到来时百花齐放、姹紫嫣红的那种景象了。不过,天寒地冻,在外边不过半个小时,大家冻得都有些透心凉了,耳朵麻木,脚底疼痛,满脸通红,赶快回到室内,十多分钟才暖和过来。本地朋友一个劲儿地为这样的天气而道歉,说,伊犁本来不会这么冷的。

 

俄罗斯人家门口

接下来,哈萨克族的干部努尔海霞带领我们来到一个独特的所在,是她当年学俄语时的老师尼古拉的住处。一处很破旧的院落,大门顶部树立着东正教十字架,旁边铭牌上注明这里是伊宁市文物保护点。院子里居住着多户俄罗斯族的人家。我们进入其中一家,女主人热情地用汉语招呼我们。住所后面是一片墓地,远处有一所东正教的小教堂。在一处夫妻并列墓葬前,我看到墓碑上刻着的安葬于此的夫妻两人的画像,男人名姜树科,山东威海人。他的妻子却是俄罗斯人。这位姜姓主人生于1889年,死于1988年,百岁而卒,可称高寿。雪中不及细看,同行的桓先生和对于伊犁史有精深研究的李耕耘先生都是第一次来这里,我们也都感叹这个院落实在是值得很好地维修和保护的一处所在。

汉族和俄罗斯人夫妇的墓葬

四号早晨,我回到石河子。这里的温度是零下三十四度。

伊犁宾馆进门处的列宁塑像。胡须处结着冰凌,此公的学说也应该进入冰冻期了。

前次游览伊犁,游记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663200100kbcn.html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