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1年01月20日 16:19

[转载]分享视频:贺卫方老师支教石河子大学生活点滴

原文地址:分享视频:贺卫方老师支教石河子大学生活点滴作者:马玉飚 ————————————————————————————————————————————————— 马玉飚按:这是贺卫方老师支教石河子大学的真实写照,从讲坛到其他的多个生活片段,真实记录了在贺卫方两年中支教生活。这在个距离欧洲最近的中国大学(如他调侃所言),他作为一个有良知与责任的知识分子点燃了师生们的热情。以前贺卫方老师曾经说北大成就他,那么现在从客观上也可以说,贺卫方成就了石河子大学。(鉴于此视频乃网上资源,非原创,本人只是想把此视频与众博友分享,领略贺卫方老师的风采。如果原作者和贺卫方先生有异议,本博可无条件撤下。)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9日 15:43

在向石河子大学政法学院赠书仪式上的讲话

在向石河子大学政法学院赠书仪式上的讲话
在向石河子大学政法学院赠书仪式上的讲话
贺卫方

尊敬的刘贡南院长、张凤艳书记,尊敬的各位老师和同学们:

我跟石河子大学的第一次交往就跟书有关系,那是好多年前郭宁院长到北大去时,在北大的校领导陪同下到一些老师的办公室去,希望大家能够给石河子大学图书馆赠送一些自己写的书。我记得我当时也找出一些书送给郭院长,后来我听说在石河子大学图书馆里建立了一个外校老师赠书的一个专藏。这是石河子大学很有特色的一项活动。

今天,我也特别高兴能有这么一个机会,把自己支教两年来的绝大多数藏书赠送给政法学院。这其中一些是我自己从北京带来的,一些是我在本地书店买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2日 12:24

关于撤销一则启事的启事

关于撤销一则启事的启事

下列启事系2009年3月在博唠阁贴出。因为我在石河子大学支教任务即将结束,自即日起,启事中所说邮寄地址不再使用,恢复常用地址:

100871 北京市 北京大学法学院

附原启事:

由于本人自2009年3月起赴新疆石河子大学支教,预计两年,若有通过邮局寄送的邮件,请寄到:832003新疆石河子市石河子大学政法学院贺卫方收。

特别告知,多谢关注。

贺卫方

2011年1月12日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7日 13:15

站在2010岁尾的回顾与展望

站在2010岁尾的回顾与展望 

贺卫方

按:这是我回答《南都周刊》年末特刊的话,发表在该刊2011年第1期,发表稿题为“把权力都纳入宪法管辖”,有些删节。这是未删稿,姑且作为本阁社论发表在这里。贺卫方 2011年1月7日

发表稿链接:http://www.nbweekly.com/Print/Article/11745_0.shtml

————————————————————

又到岁末,并且还是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的末尾,媒体总喜欢在这类时刻做些回顾展望的文章。当然,这种“整数迷恋”也是人之常情。人有记忆,需要对某些事件的纪念。但是,记忆和纪念也要考虑成本,更无法总是生活在对往昔的追念中,于是就不约而同地逢十而祝或逢十而念起来了。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4日 15:14

虎年鹤踪之再访伊犁

虎年鹤踪之再访伊犁

虎年鹤踪之再访伊犁

贺卫方

2011年第一天,我走出了伊犁火车站。火车到站时间是北京时间上午八点一刻,但是天还是漆黑一团。如果依照本地时间的话,这时还不到六点。老朋友桓金良先生和他的同事耿小强先生来接我,小侯开车,先到一家早餐馆吃早饭,之后就开往伊宁县萨木于孜乡。伊犁此前刚下了一场大雪,气温降到零下二十七度。一路上饱览冰天雪地的塞外风光。 

表姐家的房子

这一次主要是来看望表姐和姐夫。表姐在六十年代末来到新疆,投奔先前已经来到的大舅一家。后来表姐结识了学医出身的姐夫,他们就定居在这萨木于孜乡下萨木于孜村。姐夫是莱西人,很小就来到这里。他在维族人聚居的上萨木于孜村开设了私人诊所......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31日 16:30

一组图片,祝福大家新年快乐

一组图片,祝福大家新年快乐

一组图片,祝福大家新年快乐

老鹤

在凯迪社区的猫眼看人里,一个帖子可谓“火气冲天”。我多次阅读,但是永远跟不上网友贴图的速度。这个题为“大家都发一张让自己过目难忘的图片吧”的帖子,虽然遭遇很多删除,但还是有不少很难得一见的图片保留下来。新年到来之际,选了一组贴到这里,以为新年的祝福,同时表达对我们没有继续生活在那个时代的庆幸,当然,也顺便表达对于文革死灰复燃的警觉。原帖链接:

http://club3.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star=1&replyid=21174792&id=6441923&skin=0&page=1

<......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7日 13:55

司法如何获得国民的信赖——评孙伟铭案判决

司法如何获得国民的信赖——评孙伟铭案判决
司法如何获得国民的信赖
——评孙伟铭案判决
贺卫方


不独立的司法只能处于权力与民意的双重挤压中,无从前行

经过成都中院一审、四川高院二审,孙伟铭因为无照醉酒驾车导致四死一重伤而先判死刑,终审改为无期徒刑。二审宣判之后,最高法院马上表达对于判决的支持,并要求今后遇到此类案件将依照此例统一适用法律,均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

尽管本案受害人值得同情,醉酒驾车肇事也亟待加以惩罚和遏制,但是,法院对任何犯罪的处罚都必须严格依据法律,不可混淆有罪与无罪的界限,也不可在此罪与彼罪之间含糊其辞。这是“......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4日 18:10

口说脏话种芫荽

口说脏话种芫荽

贺卫方

黄苗子《人文碎屑》(三联书店2006)中有“芝麻/芫荽”一文,说及古风俗,芝麻要夫妇二人合手种植,方得茂盛。又引朱彝尊描写浙江嘉兴风俗七绝一首:

秋灯无焰剪刀停,

冷露浓浓桂树青。

怕解罗衣种罂粟,

月明如水浸中庭。

朱氏自注云:“禾中产罂粟,相传八月十五夜,婢女郎解衣播种,则花倍繁。”黄苗子说这种脱衣播种的习俗不乏显例。他引《佩文韵府》中“湘山集”,把这种奇风异俗涉及的植物扩展到今天所知的香菜:“园荽即胡荽。世传播种时口亵语,则其生滋盛。故士大夫以秽谈为‘撒园荽’。”

钱锺书“小说识小续”一文亦谈及此风俗。他引的书是《野叟曝言》,......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8日 17:20

艾朗诺:钱锺书写《管锥编》的动机与心情(转载)

艾朗诺:钱锺书写《管锥编》的动机与心情(转载)

钱锺书写《管锥编》的动机与心情

http://www.dfdaily.com/html/1170/2010/11/14/537003.shtml

艾朗诺

贺卫方按:到明天,钱锺书先生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整整十二年了。这里转载《东方日报》上发表的一篇《管锥编》英译者艾朗诺先生的文章,并表达对先生深切的怀念。(关于艾朗诺Ronald Egan先生,博唠阁有文章提及,参看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663200100ew83.html)。

————————————————————————————

今年是钱锺书先生一百年诞辰,他去世十二年了。钱先生1979年到美国去的时候,我见过他一面,我在哈佛大学的老师方志彤教授,是钱先生在清华大学读书时候的好朋友。那......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0日 17:53

民主宪政创造和平与繁荣

民主宪政创造和平与繁荣 

贺卫方

此时此刻,我在回想我们这个老大国度,何以两千年来总是无法走出一治一乱的循环。儒家学说的那种“德治”的理想,在现实中每每碰得头破血流。朝廷永远宣称为民做主,然而现实的情形是,百姓总是感觉自己是受侮辱与损害的一群。他们要么只能忍气吞声,奉行着那“忍字头上一把刀”的哲学,奴隶般地屈从。要么揭竿而起,玉石俱焚,“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如此循环往复,不知伊于胡底。

近代我们与西方文明的遭遇,让国人知道世间还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治理模式,那就是民主与宪政。执掌权柄者由公民选举产生,并受到民意的严厉制约。议会的组成人员照例是民选代表,他们将不同行业和不......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9日 23:56

英国的单一制?与贺卫方教授商榷

英国的单一制?与贺卫方教授商榷 / CoChina

文:台湾悬钩子原文链接:http://lovetibet.ti-da.net/e3263571.html

前天十一月三十日是苏格兰的圣安德鲁节(St. Andrew’s Day),卫报的社论 (1) 谈到这个日子对於苏格兰政坛而言,一向是提出愿景与方针的时候,去年此时,苏格兰的首相(the First Minister)亚歷斯‧塞门(Alex Salmond)提出了公投决定苏格兰独立与否的愿景,一年匆匆过去,圣安德鲁节又来了,亚歷斯‧塞门的愿景似乎並没有比较接近实现,然而白厅(Whitehall,英国「中央」政府)却提为苏格兰自治提出了一个有史以来最大的財政权转移方案 (2),將某些税收的权力让给荷里路德(Holyrood),也就是苏格兰「地方政府」,......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9日 14:59

更正并致歉(来自《羊城晚报》)

更正并致歉(来自《羊城晚报》)

  本报12月5日a2版《蔡定剑那样的胸怀当今少有》一文见报后,贺卫方教授发表博文《致羊城晚报并蔡霞教授》表示,羊城晚报和蔡霞教授将他在博客上转载的《“马克思主义的宪政主义”提法不成立》一文误作他本人的文章,并将文中提及的其他学者的部分观点误作他本人的观点,他对此并不认同。

经与蔡霞教授及贺卫方教授沟通,贺卫方教授所言属实。蔡霞教授已在贺卫方教授的博客留言致歉,坦言“当时羊城晚报采访我时我还是照着网上的文字逐句读给记者的”,“我可能是太粗心没有仔细看清楚。”贺卫方教授也回复表示“理解”、“没想到这么快就作出了回应”、“很高兴接受歉意”。......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6日 11:17

陈有西对李庄案的最新解读

陈有西对李庄案的最新解读 

2010年11月28日陈有西在东莞某企业座谈会上的演讲节选

http://club3.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6616251

今年不管到哪,甚至在国际性会议上,一路上有很多人问我这个案子,刚才又有企业家递条子,大家确实很纳闷。把我当李庄案代言了。其实李庄案只是我办过的大量刑事、民事、項目案件中的一件,没有想到会产生这样大的影响。重庆辩护后,除了二审前的上海演讲,我很少谈李庄,我的学术网上也没有多说,因为不想再去刺激。作为一个现象去思考,但是不要总揪住人家不放。让李庄平安地出来吧。

现在重庆很关注南方报系,认为老是跟他作对。这体现了一种观念的碰撞,解读为政治......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6日 10:08

致羊城晚报并蔡霞教授

致羊城晚报并蔡霞教授

顷读《羊城晚报》2010年12月5日专访中共中央党校蔡霞教授文章“蔡定剑那样的胸怀当今少有”(记者董柳),其中有如下对话:

羊城晚报:也有很多人认为像蔡定剑、贺卫方这样的学者思想偏激、总在“寻求与国家对抗”,您怎么认为?

蔡霞:这种说法源于对他们的不了解。蔡定剑、贺卫方从没说过要支持民众如何如何,他们非常理性地在寻找通往法治和宪政的途径。贺卫方近日有篇博文《“马克思主义的宪政主义”提法不成立》,结尾说,“苏联剧变的惨痛教训值得汲取,……戈尔巴乔夫正是按照西方宪政民主的那套东西实施政治改革的……而我国国内一些人现在所鼓吹的‘宪政改革’要求,比如废除共产党‘一党专政......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3日 09:38

汪亭友:“马克思主义的宪政主义”提法不成立

“马克思主义的宪政主义”提法不成立

汪亭友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11月11日

贺卫方按:本文作者明确排斥所谓“西方宪政民主”,这个观点当然是十分荒谬的。首先宪政民主就没有东西方之分。其次,假如宪政民主——即使它们最早在西方国家获得成功——能够给我们这个老大东方国家带来限制政府权力、维护个人自由的效果,我们却顽强抵制,坚持专制,那岂能逃脱与历史潮流相对抗之嫌疑?

不过,作者所提出的马克思主义与“宪政主义”冰炭不容的观点却是正确的,也值得那些在法学领域推广什么“马工程”的人士注意。据说,现在不少人正推动一个系列教材,要撰写什么“马克思主义宪法学”、“马克思主义民法学”等系列教......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2日 22:55

弟子著译略记(增补)

弟子著译略记(增补)

贺卫方

翻检书架,把弟子们的著作和译著(包括他们与其他学者合作作品)列了一个略表。表中只有专著和译著,不含论文和期刊报章文字。自己招生专业方向为外国法制史(早期也曾招收法理学方向研究生),从1996年起,门下硕士、博士毕业生的数量计二十五人。另外,尚有博士后两人,即现任教于中山大学法学院的任强和任教于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的刘毅。当然,博士后应该算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了。弟子们绝大多数都服务于学术教育机构,或继续深造于不同院校。每次同门聚会,他们往往有学术成果题签相赠,令我感受学术薪火相传的欣慰。把这个书目在这里“晒”一下,其中一定有遗漏,算是个“未完待续”的书目,既包括......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30日 11:53

易中天:开明专制也不是民主

开明专制也不是民主

挽蔡定剑先生

易中天

宪政即限政,公权不可膨胀;

民主非明主,言论必须自由。

2010年11月26日,是向蔡定剑先生遗体告别的日子。为铭记先生“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之遗言,并寄托哀思,我于当晚在博客发表挽联云──

宪政即限政,公权不能膨胀;

民主实明主,言论终须自由。

下联的意思,本为“民主其实是透明的政治”,或者“人民应该明明白白地当家作主”。这才有了后面那一句:言论终须自由。可惜“明主”一词,古已有之,意为“英明之君主”,或“开明之君主”。这可是深入人心的理解。结果,此联一出,即在网上遭到误读。另外,“公权不能膨胀”一句,平仄......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9日 15:41

优惠征订《永远的校长——江平教授八十华诞庆贺文集》

优惠征订《永远的校长——江平教授八十华诞庆贺文集》     《永远的校长——江平教授八十华诞庆贺文集》目前已由中国法制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该书分五大栏目。“志道据德,金声玉振”一栏,彰显了江老师的道德文章、学问人生,侧重于“江平精神”(贺卫方语)的阐发;“风雷激荡,赤子仗义”一栏,专门收录了八十年代法大本科生的文章,那正是江老师长校期间,这个群体对江老师怀有特殊感情,这些文章复原了“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时代风貌。 “赤子之心”出自《孟子·离娄下》,亦是江老师多次对我们的勉励之词;很多人提到,江老师“不仅是一个理论家,而且是一个实践家”(米健语),“是伟大的法律践......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8日 16:17

悼念陈桂明教授

悼念陈桂明教授

悼念陈桂明教授

贺卫方

 

图片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c12530100mm0b.html

刚刚悼念过蔡定剑教授,昨天又传来噩耗,陈桂明教授罹患癌症,医治无效,于2010年11月27日逝世。蔡教授得年五十四岁,而陈教授只有四十九岁!一周之内,两位我熟知的中年法学家离开人世,不禁令人震惊和叹息。

在中国的民事诉讼法学界,陈桂明年少成名,著述迭出,享有盛誉。他是西南政法学院80级毕业生,又在中国政法大学攻读研究生,我与他有双重校友之缘。研究生毕业留校,我们住在同一栋筒子楼,有较多的交流。他热爱专业,才思敏捷,谈吐中有冷峻的幽默。我还有幸受邀,担任他婚礼的主持人。在1980年代后期和90......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4日 18:58

杰出民主人士奖答谢辞

杰出民主人士奖答谢辞 
贺卫方
 

尊敬的林会长,尊敬的各位评委和各位来宾:

收到林牧晨会长的邮件,得知自己荣获民主教育基金会第二十四届杰出民主人士奖,心中激动异常。遗憾的是,恰好由于民主匮乏带来的显而易见的原因,我无法亲自到旧金山参加颁奖典礼并亲历我个人生命历程中这一重要时刻,只好烦请我尊敬的杨力宇先生代我宣读这份致辞,这里在感谢杨先生的同时,也要诚恳地请求各位多多原谅。

作为一个法律学者,能够获得杰出民主人士奖,也许在某个角度看来多少有些突兀。实际上,从法学以及法律的专业化角度观察,法治与民主之间还存在着特殊的紧张关系。一百七十九年......

阅读全文>>